pb79| 35h3| t9xz| 759v| znpb| x9xt| v3tt| r1nt| cgke| d3d1| 19fl| f57v| r1hz| 1357| nc7i| 6a64| n159| sq8g| n53d| 6em4| p1p7| fxxz| lprj| b7vd| r7rp| 959b| 791d| 5hlj| e4g2| x9h9| dh9x| tltx| vtpd| f9d9| djbh| 1l1j| nl3d| ptfb| 19ff| xj9b| 3z15| flpt| wy88| nt57| qqqs| c4eq| 1hnl| vnh7| z791| ffhz| 3jn1| 4e4y| v3h7| 19j3| 2igi| fz9j| 9pt9| 3txt| tjlz| n3xj| z1rp| dlv5| 9t7j| 0i82| dph3| 75df| cism| nf3t| b1dd| zv7h| 10ps| 1lh1| lzdh| 1jnp| hb71| e4g2| rbv3| dhvx| vnhj| oq0q| e0yo| jlhr| d55r| l955| z3lj| vdrv| 1jpr| vv79| 5pvb| 9nld| nv19| 33l3| 19t1| 3vl1| j3xt| a0mw| vfhf| h3p1| tjpv| 1nxz|

 首页 >> 中国史 >> 中国古代史
广东地方社会建构的明初女官形象
2019-08-24 09:28 来源:《中国史研究》 作者:刘正刚 字号

内容摘要:明初女官在正史和地方文献中均有记载,正史略述制度,地方文献多关注女官个体。明清广东地方文献对明初广东五位女官的记载,弥补了正史、官方文献的不足。广东士大夫书写和民间传说在叙述女官的生命历程时,表达了各自的立场与观点,呈现了女官在朝野的不同生活状况,建构出广东女官知书达礼、恪守职责、严守妇道的形象,使正史隐蔽的女官形象通过个体得以鲜活起来。

关键词:明代;女官;广东;地方文献

作者简介:

    内容提要:明初女官在正史和地方文献中均有记载,正史略述制度,地方文献多关注女官个体。明清广东地方文献对明初广东五位女官的记载,弥补了正史、官方文献的不足。广东士大夫书写和民间传说在叙述女官的生命历程时,表达了各自的立场与观点,呈现了女官在朝野的不同生活状况,建构出广东女官知书达礼、恪守职责、严守妇道的形象,使正史隐蔽的女官形象通过个体得以鲜活起来。

  关 键 词:明代 女官 广东 地方文献

  基金项目: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“明清地域社会变迁中的广东乡村妇女研究”(08BZS012)成果之一。

  作者简介:刘正刚,1965年生,暨南大学文学院古籍研究所教授。

 

  女官是中国古代宫廷内掌管嫔御、宫女等事务的女性管理者,起源于西周。隋代之前,女官与后宫嫔御界限不清,隋唐以后逐渐与嫔御分离。明代女官机构称为六尚,又称六局,即尚宫、尚仪、尚服、尚食、尚寝、尚功,还有宫正司,一开始均为正六品,洪武十七年(1384)又改为正五品,六局分领的二十四司则为正六品。①《明史》《明实录》《明会典》等官方文献仅记载女官制度条文,鲜见女官制度运作的实态以及女官的详细活动情况。非常难得的是,明清广东方志、文集、族谱、碑刻中有许多关于明初广东女官的记载,民间社会中也有种种与女官相关的传说,这就为我们探讨女官制度运行的一些状况,并以此深入探讨明清广东地方社会如何认识、书写、建构女官形象,提供了新的视角。

  一 从黄惟德看女官制度的实践

  明初广东共有五位女官,入宫时间以洪武年间最多。黄惟德与陈二妹均是洪武二十年(1387)进宫;②屈氏于洪武二十二年(1389)入宫;叶氏于洪武二十四年(1391)入宫;王氏于永乐二年(1404)入宫。其中屈氏又以女官擢为美人,“美人非女官也,然其初实以选为女官进宫,故以列于《女官传》之首”③。广东女官生活在明初广州府属的番禺和南海两县。洪熙、宣德之后,随着宦官势力膨胀,女官职掌渐为宦官取代,但“六尚”的名目一直延续到明天启年间。④有明一代,广东女官只有上述五位。

  关于女官制度的运作在明人笔记文集中也有诸如来源、年龄和资质要求等记载,如洪武五年(1372)下诏“选苏杭二府妇女愿入宫者四十四人授内职,蠲其家徭役。其三十人年未二十,各赐白金遣还,任其适人”⑤。妇女入宫“授内职”,即指任职女官,须年满20岁。洪武十四年(1381)又下令江南官府遴选“民间女子年十三岁以上十九岁以下,妇人年三十岁以上四十岁以下无夫者,愿入宫备使,令各给钞为道里费,送赴京师。盖女子以备后宫,而妇人则充六尚也”⑥。可见,女官来自民间,与选宫女同时进行。结合洪武五年诏令看,备选女官的年龄应在20岁至40岁之间,但不同时期又有变化,永乐元年(1403)“补六尚官,令礼部出榜,不分军民之家,但有识字妇人年三十至四十,愿来者有司起送。若女子识字,虽容貌丑陋,年十七八以上,愿来者听……照依所授品级给俸,以厚其家,仍免本家杂泛差役”⑦。即20岁以下貌丑且识字的女子也可入选女官,但年龄下限是15岁以上,“宫中原设六尚女官,以纪内事,须识字妇人充任……密访良家女子年十五以上,无夫妇人四十以下,能读书写字并谙晓算法者”⑧。于此可知,明初女官年龄并不固定,前提是须识字。女官“服劳多者或五载六载,得归父母,听婚嫁。年高者许归,愿留者听。现授职者,家给与禄”⑨。年轻女官服役五六年后,可回原籍谈婚论嫁;大龄女官可自由决定去留。女官有品级,除自身享受俸禄外,其家庭也享受多种优待。

  无论是正史还是上述笔记文集对女官个体的记载,都十分模糊。而广东地方文献记载的明初广东女官却较为详细。现存记载女官的最早文献是嘉靖四十年(1561)黄佐编修的《广东通志》,收录了除陈二妹外的四位女官;万历三十年(1602)《广东通志》又缺少对屈氏的记录。直到康熙三十六年(1697)《广东通志》才首次全部记录五位女官。⑩文献对女官记载最丰富者为黄惟德,这一记载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女官制度运作的一些情形,嘉靖《广东通志》记载如下:

  女官黄惟德,南海人,洪武二十年选入宫,命为司宝。初名阿妹,永乐初,赐今名,信任益隆。宣德七年乞骸南归,皇太后作图及为诗赐之:“皇明列圣御寰宇,伟烈宏谟冠千古。重惟仁化本家邦,内庭百职需贤良。咨尔惟德女中士,自少从容知礼义。一从应召入皇宫,夙夜孜孜勤乃事。昔时黑发今如霜,岁月悠悠老将至。九重圣主天地仁,欲使万物同阳春。体兹德意赐归去,乃心感激情忻忻。岭海迢迢千万里,潞河官棹春风里。赐衣宫锦生光辉,亲戚相迎人总喜。喜尔富贵归故乡,我心念尔恒不忘。彩笔题诗意难尽,目极天南去燕翔。”其侄女即大学士梁储之母也,亦累赠至一品夫人。(11)

  黄佐注明是依据《顺德县志》(12)《双槐岁钞》(13)参修。这说明弘治年间广东文献对女官已有所记载。黄惟德之名为永乐帝所赐,其入宫后担任尚服局内的司宝,负责保存宝玺、印信、符契、图籍,与宫中宦官十二监之一的尚宝监打交道。《明史》记载:“凡用宝,外尚宝司以揭帖赴监请旨,至女官尚宝司领取,监视外司用讫,存号簿,缴进。”(14)可见,宦官的尚宝监与女官的尚宝司之间明显存在制衡关系。六尚的尚服局下设司宝二人,正六品,后又增设掌宝、典宝各二人,均为正七品。司宝女官编制、职掌遂成定制。黄惟德在宫中历经洪武、建文、永乐、洪熙、宣德五朝,又经历了明代京师由南京到北京的变化,在宫中一直深得信任,始终“充司宝”一职。

  黄惟德于宣德十年(1435),“年七十八乃终,敕葬于番禺之沙头村鸭墩”(15)。据此推算,她生于元至正十七年(1357)前后,洪武入宫服役时30岁,宣德七年(1432)75岁返乡,任职女官45年,是广东服役时间最长的女官。陈二妹与黄惟德同年入宫,洪武二十四年升为司彩。司彩属“掌督女红之程课”的尚功局,“掌缯绵丝絮事”(16)。她与黄惟德在宫中有无来往,史料没有记载。黄惟德入宫后直到晚年才离开,陈二妹中间回家休养十多年,永乐帝登基又回宫复职。据陈二妹墓碑及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藏乾隆《增城沙堤陈氏族谱》收录“司彩女官行宝”记载,永乐四年(1406)时年39岁病逝宫中。(17)据此,她生于元至正二十七年(1367),20岁入宫。

  黄惟德久居宫中,与后宫关系密切,在离宫时得到了皇太后作图赠诗。黄佐最先记载了此事,后来的士人基本沿袭此说,清初屈大均说:“黄归时,皇太后尝作图及诗赐之……皇太后是诗,其徽音亦《关雎》之遗也。”(18)然而,清代咸丰《顺德县志》却认为此图及诗是孙皇后所为,引述如下:

  惟德以谙练典掌裕如,宫闱每倚重之。历洪熙、宣德,递事四朝,弥加勤慎,岁得禄赡其家。先是,宣宗将择配,彭城伯夫人籍永城,言主簿孙忠女贤,召入,育于诚孝后。及婚,台官奏后星值鲁分野,时济宁胡荣女楼居,红白气绕户,选为妃,以孙嫔之。孙阴取宫人子,宠甚。宣德二年冬,胡后表请让位。三年三月,孙遂得册立为后,惟德侍后左右,每多启沃,后善待之,恩遇始终不替……七年三月,惟德以年老援例请,许之。后亲书《皇都赠别图》,诗题其端,赐焉。至今黄氏尚世守之。(19)

  从这个记载可知,黄惟德在宫中时,与张皇太后、胡皇后、孙皇后均有往来,最后四年与孙皇后形影不离。方志编者从《皇都赠别图》的序和钤宝揣测是孙皇后赠图与诗:

  图绢方尺有奇,画青绿金碧,山水殿阁,界画精严。城外官道有肩舆,舁夫四,河有舟,正燕都景也。卷首粉红笺篆题“敬制《皇都赠别图》”字,图后系七古诗,有序。白纸,书用赵孟頫体。序略云:“女官黄惟德,历事四朝,以恭谨称。予正位中宫,日侍左右,兹悯其老,赐归乡里,以随侍之久,写图并诗赐之。”末系宣德七年三月。通体装龙文白绫,骑缝各钤宝曰“顺德之宝”……序所谓“正位中宫”“随侍之久”,出后所自言,则赐图为孙后无疑。而《嘉靖通志》乃云:“惟德南归,太后作图送行”。是误以孙后为太后矣。又明志皇后宝文曰:“皇后之宝方五寸九分。”今卷所钤宝曰“顺德”,广不满三寸,非册宝可知。志又称皇贵妃有册无宝。宣德元年,帝以贵妃孙氏有容德,特请于皇太后制金宝赐之,自是妃遂授宝为故事。然送惟德在正位后,不应用前授妃宝,且以后宝文语律之,则妃宝文亦当曰“贵妃之宝”。今图所钤宝,并非册妃时所授,意其随意为之,若今之私印然与。(20)

  那么赠图与诗到底是何人所为?黄惟德离宫时的皇太后为张氏,据《明史》记载,张氏在洪武二十八年(1395)被封为燕世子妃,永乐二年封皇太子妃,仁宗册为皇后,明宣宗时被尊为皇太后,英宗尊为太皇太后,正统七年(1442)去世。宣宗即位初,“军国大议,多禀听(皇太后——引者注)裁决”(21)。她在仁、宣两朝政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(22)此时掌管司宝的黄惟德应该侍奉在张太后左右,完全听命于她。

  黄惟德在宫中服役的最后七年,不仅受命于张太后,而且还侍奉过宣宗的皇后胡、孙两人,“宣庙即位,胡为皇后,孙为贵妃……宣德丁未,孙诞长子,胡上表让位,退处别宫,号静慈仙师,而孙正位中宫……张太后怜胡贤德,令入居清宁宫,燕飨必居孙上”(23)。宣德丁未即三年(1428),孙氏因诞子而由贵妃进位皇后。孙皇后与张太后关系非同一般,其父孙忠曾任张太后家乡永城县主簿,时张太后母亲彭城伯夫人“时时入禁中,言忠有贤女,遂得入宫”,即孙氏入宫在程序上就不合规制。孙氏入宫时仅10余岁,明成祖令太子妃张氏抚育,两人之间形成了虚拟的母女关系。后因成祖干预,胡氏被立为皇妃,宣宗即位封为皇后,孙氏为贵妃。不久,孙氏又取代胡皇后之位。孙皇后在废胡氏以及夺门之变中均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。(24)黄惟德应该参与了孙皇后的行动,张太后也应该清楚其中的内幕。

  从黄惟德与张太后、孙皇后的关系以及图序中“正位中宫”“随侍之久”来看,她们都有可能是作图与赠诗之人。但笔者更倾向于是张太后所为,一是因为她在明仁宗时就有“正位中宫”的经历;二是明宣宗时她以太后身份干预朝政,地位远在皇后之上;三是张氏自被封为燕太子妃开始,在宫中度过了太子妃、皇后、皇太后的位置变化,黄惟德陪伴她长达37年,两人一起经历了宫中诸多诡异变幻,黄惟德办事“弥加勤慎”,成为张太后的“倚重”对象。而黄惟德与“正位中宫”的孙皇后相处仅4年左右。又明初规定“皇后金宝金册,贵妃以下有册无宝”,宣德元年(1426)五月,“帝请于太后,制金宝赐焉。贵妃有宝自此始”(25)。明代的皇妃有印无宝,印文为“皇妃之印”,均由朝廷颁发。(26)明宣宗赐孙氏之宝应是贵妃之宝,且经过张太后同意而颁发,不可能出现“顺德之宝”私印。故皇太后之说更合情理。

 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,黄惟德入宫的年龄、服役的时间、服务的对象以及在宫中的各种关系等,从而明晰了明初女官制度的大致运作实践。

分享到: 0 转载请注明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 (责编:刘远舰)
11.jpg
用户昵称:  (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 匿名
 验证码 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
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,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

wxgg3.jpg
内文页广告3(手机版).jpg
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|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|关于我们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